细雨问答

 

最后的细雨。你为何干燥得像桃核,
一些微小的爆炸造成发皱的脸?

我寄生于少数的遗弃者的风暴,
枯枝被我原谅,我视力所及的空旷

竟有些恶意?

昨夜,你预备好的眼泪会准时
像丝绒般进入喜鹊那反光的眼圈?

它们不因你的解释而偏安于短暂的歇幕,
我感激你,却在幕后搬空你

愿意施救的主宰?

唯一被选中的善主在尘土里
跪下微暗的火?除了最后一刻

它只有不断分解的两个愤然的罩钟。
加速吧,你能用越来越少的舞蹈

阻挡遗忘的人?

如果多余的针脚能把纸花缝纫出
残酷的气味,请茂盛而无知。

请在进退两难的呼吸中坚持你的刮痧,
哪怕后悔也不能使它克服?

 

2013.3.18,赠谢超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