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园地

 

我几乎能逃离那片海水:
瘦小的脚,一间淡黄色卧室。
男人在琴声中暂停鼓掌,
他退却,偶尔谈论起养花。

四月的土壤漂浮着粉雾,
果子舒适地隐匿,支起耳朵。
父亲,此刻唯一的安息者,
用络腮胡的影子将乳香逗弄。
凭借相册,他重返那个窗外:
母亲像樱桃弹跳在回声里。

缺少风的日子,四周布满
过时的温暖。仪式在伞的缝隙间
弥漫,一丛丛涨水的卷发
把脚步引向三尺的园地。

冒着雨水,古旧的脐带
像一次失误般松开自己。
该引用怎样的过去,当迟来者
宁愿低头挖掘着不可见?

 

2013.4.4清明,徐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