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之光

 

火车上,他趁着微光翻阅笔记,
第一行进入眼镜,又绕到耳根后
轻挠。唯有无限的第一行
让他猛然却无限地预想了鼻梁:
务必修长,像白鹤警惕地悬空,
像湖面被风抚平,吸收在一瞬间。

角色不起眼,鼻子却有高傲的坡度,
现实与原型之间,预期的距离
很安全。但生活从未让他脱离过静止。
隔壁的提琴手总趁他午睡时练习,
这份勤劳逼他拼命地攥紧画笔,
视线移向窗外哭肿的鸟眼。

它面容凄凄,意识到来临的夜晚
会彻底地溶解一切,它受伤的尾羽
和微光一样无法幸免于裁剪。
它为消耗掉希望而被迫走上楼梯,
它叹息却不能否认:铁轨边的嘴
凿开碎石,和掘出泥浆的硬喙是同一个。

他渐渐理解悲痛后突发的耳鸣,
为何垂泪,都不能将内部的怯然安慰。
危险的光斑不也撑满了未知吗?
嘴唇漂浮着词语,声波无色
却黏成循环的圆圈。真实的不可能
像地址空缺,邀请枝桠骤至。

这些徒劳,这些被检验过的错误
像画笔隐忍于口袋,枝头流浪的贵族
在惺惺致意。他或它都不愿边界
被转换,既定的草图在真空中交谈。
这悲鸟果真用毕生追随吗,
直到微光替他把第一行修改?

 
2012.11.18,镇江—上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