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

 

我不能说得更多。嘴唇
放弃了预感,在冬日凝固下来。
虚构,是每一个真实的靶点
在厌世者的身上释放燕子。

或者:寒冷不仅侵占着你我,
也在池塘埋下它的密码本。
树摇落鸟群时,憎恨
早已消化在爱的警报中。

我们用拖延的速度在岸边行走,
成堆的种子因熟透而在手中
镂空。鸟类错过了翅膀,
它们的眼珠被池水分割成细浪

像是为了回忆这圆球般的冬天。
假如不再折返,鸟群呵
怎样在逆流的爱中保持着口渴,
将这一切保持在平庸之上?

 

2012.12.4,上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