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

 

到窄门来。我述说罪行的地方。

三个月,回忆在浸油的餐桌上
焚化。你们把虚构的火苗
摆在胸前,以此来爱我、烤炙我。

我感到坚硬,烫。
半熟的菜汤把舌头活生生塞回去,
这待罪的器官,以及宽宥

正不止息地在体内萎缩,
缩成雨林之核。当未成形的雷
让泪水也触了电,我不祈求——

菜叶,也浩荡地掩埋我们。

止住吧,我单面的肉身
无以在悲壮与爱的撕扯中
完成这网状的晚餐。我的面容
将坠入池水,被瘦鱼分食。

到荷花池就停下。雨水
眼看就要升起,召回病逝的荷花。

 

2013.11.24,给程一、方李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