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寄友人

 

隔着长夜,我听到你内心潮热,
如溺水的鱼经历又一次失语。

雨停了。我仍替你寻来雨水,
即使你我横卧在一方见底的泳池。

你沉湎于友情:三年?或者更远。
你想象不洁的边界加深着逐年。

(渐凉的肌肤已悬起一根磁针,
在我单薄的心脏上询问……)

光阴善变,你说开始时便已陈旧。
当无辜者在你眼中显形,你露出的

也只是半扇塞着棉絮的耳朵。
你谈论我黑暗的心,像喉咙在沉溺,

吹奏般,弹出一枚更沉闷的尾音。
你罔顾历史的样子就像婴儿。

那片模糊的形状,在我背过身时
伸来一簇微弱的下降的光。

而你无力剪断它,无力将温热的气息
托起,为池水束紧精致的内部。

此刻,你的手势仍困顿于假想?
黑暗之处,必有轻盈的倒立。

 

2014.4.26夜,给砂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